痔瘡症狀與治療方式

痔瘡症狀與治療方式

排便時出血,肛門口有異物感,有時肛門口紅腫疼痛到坐也不是、站也不是……
一旦懷疑自己得到痔瘡,接下來,便是帶著忐忑的心情在網路上或報章雜誌上
找尋各種資訊的階段。網路上資訊這麼多這麼亂,到底甚麼才是正確的觀念呢?

跟著表格,我們來看看適合你的痔瘡治療方式是哪一種?

因為痔瘡組織是一團曲張的血管,混合表面脹大的黏膜,所以一旦實質化地脫垂而出,只有手術才能將它去除,坊間所有服藥、擦藥、栓劑,都是讓它緩解的治標方法,不是治本之道,不過,各類藥物的確可以讓痔瘡引起的出血、破皮疼痛以及腫脹感減緩。
一般診間及藥局能購買到的痔瘡外用藥膏,成份多半由下列幾項所組成:抗發炎製劑(類固醇)、腫脹收斂製劑、局部麻醉止痛藥、保護皮膚類賦形劑(氧化鋅),及滋潤肛門肌膚的賦形劑(礦物油凡士林類)。以下列出幾種市售藥膏。

  • 保能痔注入藥膏
    成份:Prednisolone acetate(類固醇,抑制腫脹發炎)、Lidocaine(局部麻醉止痛癢)、allantoin(尿囊素,收斂腫脹)、vitamin E acetate(促進血液循環)、白凡士林、中鏈甘油脂、單硬酯酸甘油酯(滋潤皮膚之賦形劑)
    用法:每日1-2次,以注入或外部塗抹方式舒緩症狀
  • 喜癒痔軟膏 Xylmol
    成份:Hydrocortisone Acetate(類固醇)、Lidocaine(局部麻醉止痛癢)、Aluminium Acetate(收斂腫脹)、Zinc Oxide(保護皮膚賦形劑)
    用法:每日1-2次,以注入或外部塗抹方式舒緩症狀
  • 保痔寧軟膏 Proctosedyl
    成份:Hydrocortisone(類固醇)、Cinchocaine hydrochloride (局部麻醉止痛癢)、羊毛脂、凡士林(滋潤皮膚之賦形劑)
    用法:每日1-2次,以注入或外部塗抹方式舒緩症狀

調整飲食及生活方式是手術之外更重要的保養重點。多吃蔬菜水果、粗纖維,多喝水;不久坐或久站,每天規律運動15-30分鐘,才能常保大腸蠕動順暢、肛門血流不淤積。我們在門診時總會花上許多時間和病人溝通關於”痔瘡生成”的概念。

依照痔瘡造成症狀的嚴重度和血管組織脫垂的程度,我們將它分為一~四度(或有些人稱為”級”);正常成人在大腸鏡下觀察到的血管黏膜隆起,我們就定義為一度痔瘡,這個屬於生理現象的”一度痔瘡”是肛門內很重要的軟墊,也是最佳守門員,在肛門皺摺收口時,些微膨脹的小黏膜和健康血管會從四面八方輕輕隆起形成Cushion,將肛門較深處密密地靠攏起來,幫助肛門由內外好好密合。

然而,當久坐、久站、常常排便不順,或懷孕生產後,一度痔瘡軟墊會膨脹、鬆弛,甚至向外脫垂滑出,一旦鬆弛到二~三度以上,就無法復原,需要借助各種手術療法處理,重整肛門的血管,讓它再度恢復回健康不會脫垂的肛門軟墊狀態。 但血管新生重來後,還是要養成良好排便習慣、多運動保持血液循環暢通,才是徹底避免復發的不二法門!

也因此,無論術前、術後,日後如果偶然接受大腸鏡健檢時,聽到醫師對於您肛管健康的充血血管,定義”一度痔瘡”時,先別急著聞”痔”色變因為只要是”人”。就會有一度痔瘡,是正常的唷!

說到痔瘡治療這段悠遠歷史,以下是鍾雲霓醫師講古時間。

西元前1700年(1700 BC),埃及人就在他們的莎草紙上寫著痔瘡治療藥方:「把相思葉搗碎和泥土拌在一起,煮過之後塗在細麻布上、塞進肛門就會好了!」
塞藥塞了幾百年後,醫學之父希波格拉底(Hippocrates) 寫下了他進一步的治療方法: 「用粗羊毛線綁住這個血球,之後用黑黎蘆再治療一個療程。」(*黑藜蘆是古希臘時代的有毒藥用植物。)

到了中世紀的歐洲,痔瘡的主流治療法是用一把燒紅的炙鐵把它燙焦;或者用利刃把它刷刷刷快手切下來。聽到這些治療覺得很可怕不想接受也沒關係,可以先採保守療法,買些鮮花素果、找到痔瘡之神聖菲亞克(St. Fiacre) 坐過的聖石,坐上去虔誠拜一拜,也有神效。

關於聖菲亞克(St. Fiacre) 的故事是這樣的。
本來他是愛爾蘭鄉間的隱士,身兼草藥師和治療師,拿了主教賜給他的小鋤頭,拚了命地從早翻土翻到晚,結果翻一翻,痔瘡竟然整個從肛門裡脫垂了出來!!!但聖菲亞克是有虔誠信仰的人,他馬上坐在一旁的大石頭上向上主祈求,結果!!!結!果!!!他的痔瘡就好了!!!而且還頓悟了治療痔瘡的良方,開始為村民做診治。也從此,他成了痔瘡守護神,他坐的那塊石頭,也成了痔瘡守護石。

19世紀的痔瘡治療主流是擴肛治療;也夾雜著不同流派使用的化學藥劑丙酸注射法(1871年),以及進階的外科切除結紮手術(1888, Fredrick Salmon)。

20世紀,痔瘡治療更增添了雷射紅外線熱能燒灼術(Alexander Williams)、橡皮環結紮術(Barron)、環狀釘槍固定術(Longo);讓痔瘡這個古老疾病的治療,更加多元有效。

到了21世紀,除了痔瘡手術手法更多樣化外,在疼痛控制上也有了長足進步。大家終於不必翹著屁股上刀山下、油鍋了。不過關於現代痔瘡治療主流整理,我們放在下個章節再跟大家詳述。

談到近代強調組織分離、保留,以及疼痛控制的「微創痔瘡手術」。
起初,同樣身為女性,「微創痔瘡手術」的發展是為了照顧羞怯又忙碌的大小女生和產後媽咪們,讓大家不再受痔瘡困擾。但許多女性朋友在接受微創痔瘡手術痊癒後,紛紛神祕兮兮問我: 「鍾醫師妳有在做男病人嗎?我的男性親友也有類似的症狀,可不可以帶來看妳?」

許多貼心的女性朋友於是為自己身旁的男性預約治療,只希望家人能像自己一樣受到好的照顧。雖然男性發生痔瘡的成因和女性稍微不同,但受到痔瘡急性發作時的痛苦是一樣的。大部分男性朋友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,難以離開工作岡位,甚至長年出差奔波,飲食不正常、排便時間不固定,休息時間少,痔瘡發作時也只能擦擦藥膏、保守治療,或者心一橫當作沒這件事發生。

我大部分的病人甚至時常兩岸三地跑、或海外出差,和家人相聚的時間都不夠了,哪有時間開刀、住院、反覆坐浴、繁複照顧?

身為女性,我們偶爾會竊笑著男生好像比較怕痛,事實上,對於手術時需要請假多天、擔心曠職壓力、擔心無法快速復元,更是許多男性朋友遲遲不敢就醫的原因。
以婦產科起家的禾馨,以及以女性痔瘡起家的鍾雲霓醫師共同組織的「微創痔瘡團隊」,提供給忙碌的兩性上班族新的就醫選擇,雖然是以全女醫團隊起家,但對於男性病患的手術品質、醫療服務同樣親切細緻!

十男九痔? 十女九痔?

真相是,十人九痔。古往今來,痔瘡之前人人平等;我們對男病人與女病人的照顧,同樣專業,同樣親切,同樣用心。